中国青年报时评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:调查显示35.8%的人想关

2019-04-19 - 中国青年报

调查显示,57.1%的受访者在早上睁开眼的第一件事,经常就是刷朋友圈。有时和偶尔刷朋友圈的受访者分别占24.2%和11.9%,仅6.8%的受访者表示从来没有在醒来第一时间刷朋友圈。

多数家长为了更好地管理孩子,都加了邓春阳为好友。“好在微信朋友圈有分组屏蔽功能,我也是普通人,也会穿着拖鞋吃烤串,但在有些家长看来,这都是不符合教师形象的。所以有些时候,我会选择屏蔽一部分人”。对于关闭朋友圈,邓春阳表示,“自己平时还是希望可以看到大家的动态,点点赞,相互评论一下。我可以通过家长的朋友圈,获知学生们的相关动态,也能更好地了解学生的生活。”

中国青年报时评

在一家网络公司工作的张雪(化名)已经关闭朋友圈一个多月。“我觉得这一个多月没有看朋友圈,并没有觉得少了什么,周围也变得安静了。再不用关注谁和谁又好了,谁又要拉票。谁又在晒娃”。张雪表示,其实人的适应力很强,“我们在没有朋友圈之前,也一样好好的”。

中国青年报时评

调查显示,朋友圈中转发量最高的是幽默段子(21.6%)和照片美图(21.2%)。朋友圈中最受讨厌的是广告(58.1%)、炫耀帖(44.9%)和代购(38.9%)。

“其实关闭朋友圈并不需要很大勇气。因为你在关闭朋友圈之后,想看哪位朋友的朋友圈,点开还是会看到他写的内容。而如何合理地优化时间,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考虑的问题。”张雪表示,关闭朋友圈不会让你和本来亲近的人疏远,打开朋友圈也不意味着就能和别人走得更近。

中国青年报时评

“我们其实不需要第一时间知道别人都在干什么。我清理掉了联系不多的人,只保留了100个左右的好友。用平时刷朋友圈的时间看了几本书,包括一直没时间读的好书”。

调查显示,朋友圈中朋友数量在100个以内的受访者占40.8%,朋友数量有100~200个的受访者占35.0%,200~300个的受访者占16.1%,300~400个的受访者占5.56%,400~500个的受访者占1.4%。有500个以上朋友的受访者占1.3%。

中国青年报时评
相关阅读
  • 中国青年报什么级别 中国青年报:“啃小族”咬出现实之痛

    中国青年报什么级别 中国青年报:“啃小族”咬出现实之痛

    2019-04-19

    7年前一个秋天,武汉的一场车展上,几名身着比基尼的儿童模特与成人车模一齐亮相。众人围观拍照之余,主办方这一行为在网络上受到猛烈抨击,由此也掀起了一场关于“比基尼童模谁之过”的讨论。后来模特公司解释称,这只是模特大赛中的部分展示环节,孩子们只是参赛选手而非商业车模。如果说,那只是一场尚未被商业化的童模活动。

  • 中国青年报是什么级别 中国青年报:网络只是父母教育缺位的替罪羊

    中国青年报是什么级别 中国青年报:网络只是父母教育缺位的替罪羊

    2019-04-19

    孩子为什么会网络成瘾呢?在孩子告别网络成瘾的路上,父母应该做些什么呢?孩子迷恋网络,很多时候源于父母的示范作用。一些父母就是网络控,在孩子小的时候,妈妈不停地刷朋友圈,网上购物;爸爸玩游戏,关注各种信息,以致敷衍着孩子的各种诉求。一名三年级就被老师贴上“网络成瘾”标签的小伙子来我这里咨询,他上课精神涣散。

  • 北京青年报数字报 北京青年报:数字阅读更要关注阅读质量

    北京青年报数字报 北京青年报:数字阅读更要关注阅读质量

    2019-04-19

    4月12日至14日,第五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在杭州召开。会上发布的《2018年度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》显示,截至2018年,中国数字阅读用户总量达到4.32亿,人均数字阅读量达到12.4本,人均单次阅读时长达71.3分钟。我国数字阅读整体市场规模已达到254.5亿元,同比增长19.6。无论是从当下的绝对数字。

  • 中国青年报电子版报纸 中国青年报法人微博粉丝数突破1000万

    中国青年报电子版报纸 中国青年报法人微博粉丝数突破1000万

    2019-04-19

    本报北京11月14日电(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张力友)今天,中国青年报法人微博粉丝数突破1000万。截至目前,《中国青年报》两微一端等移动终端的直接用户数已累计超过3000万。《中国青年报》的全媒体融合转型探索自2014年启动,从“报网互动”到“报网融合”、“24小时中青报在线”到“24小时中青报随手看”。